上海奉贤旅游网

奉贤风土

奉贤风土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奉贤风土
金汇桥的传说
(发稿时间:2015/5/15 15:23:48  点击数:210)

 

    黄浦江从吴淞口起,经过上海市区后,笔直向南,到吴泾南面的柿子角,来了个九十度的大转弯,一直向西通向泖河。就在黄浦江转弯的地方,有一条金汇港,北接浦江水,南通杭州湾。

    在金汇港入口处不远的地方,有个古老的小镇。它横跨金汇港台两岸,一座石拱桥把东西两条街连接了起来。那座石拱桥,名叫金汇桥。关于金汇桥,有着美丽的传说。

    早在宋代,金汇镇上就居住着几十户姓金的渔民和小商贩。当时,架在金汇港河上的是座小木桥,走的人一多,桥就摇晃,一不小心还会掉入河中,行人很不方面。有一年夏季,台风侵袭。一阵狂风,只听“啪啦”一声,桥桩断了,把三个挑着鱼担的渔民掀进了汹涌的波涛之中。族长金阿大伤心之际,遇见了名闻四乡的巧石匠赵金堂。赵石匠拉着金阿大的手,劝慰道:“金老伯,不要难过,木桥坍了,为什么不造顶石桥呢?”说着,就同金阿大肩并肩地在河边商量起了造石桥的事情。

    一个月后,一座雄伟的石拱桥终于横卧在40宽的河面上。桥两侧各有20级石阶,4只玲珑剔透的石狮子守在桥头。在半贺形的桥洞上方,南北各雕凿出石匾"金汇桥"三个斗大的隶字耀眼夺目。从此,东街和西街来往更加方便,市面也愈来愈繁荣。

    时过境迁,30年后,石桥依然屹立,但镇上的情况却发生了变化。有一个从外地迁来的叫孙守财的生意人,依靠裙带风发了迹,成了当地有名的大地主。金汇镇上多数房产都属孙姓。他万事如意,独有一桩心事难以了却。他朝思暮想,我孙家财大势大,那姓金的都是一班穷鬼,而镇名偏偏叫金汇桥,实在有失体面。于是他挖空心思酝酿了一个计划。

    一天,他把金阿大的儿子金刚生叫到孙府,假惺惺地殷勤了一番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做事情都要讲天意,现在老天爷使我孙家财丰望高。所以地名也要更改。我想把金汇桥改为孙汇桥,金汇镇改为孙汇镇,你大概不会反对吧?”金刚生双目一瞪,斩钉截铁地说:“要改可以,只要天公同意太阳从西头出来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孙守财赶忙追出来,一跺脚,怒吼着:“改得改,不改也得改。”

    第二天,孙守财贴出布告,凡是承认“孙汇桥”的人,每人发白银一两,每户送酒席一桌。可是,姓金的一个也没有去。于是,孙守财串通官府,强行把“金汇桥”改成了“孙汇桥”。桥名虽然改了,可是桥拱上方的“金汇桥”三个大字却还是那么赫然显目。

    孙守财心里打着鬼主意。他打听到当年造桥的赵金堂还健在,就派人请了来,硬逼软诱,要赵石匠把金汇桥的“金”改为“孙”字。赵金堂早已满头银发,他捋了捋胡须,爽朗地说:“可以,可以,不过我有话在先。”孙守财喜孜孜地乐开了嘴巴:“只要你把字改了,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,”赵石匠慢吞吞地说:“石桥改字,要合天意,我改可以,一但老天不同意,我就无法对付了。”孙守财一楞;“这话怎讲?”赵石匠说:“我把‘金’字改为‘孙’字,如果天公同意,将会日月经天,与桥长存;如果天公不满,那么不久就会复原。”孙守财冷笑一声:“这你放心,只要把字改了,以后的事没你份。”“还有一个条件。”“你尽管说,尽管说。”孙守财得意忘形。“我要在夜间独自操作,不准外人偷看。”“这容易。”“还要付一百两黄金的人工钿。”孙守财虽然有点舍不得,但还是答应了。他想,我有的是钱,今天拿出去一点,明天就会流进来的。

    经过赵石匠一夜的修雕,第二天一清早,果然“金汇桥”三字变成“孙汇桥”,原有的赭色字,涂上了黄色,阳光一照,熠熠发亮。乐得孙守财河东走到河西,河西走到河东,一连走了一百个来回,只是对着“孙汇桥”三个字发笑。当晚,孙守财摆了酒席,款待赵石匠。

    第二天,孙家又摆100桌酒席,招待本县的官吏乡绅。从12时开筵,一直饮到下午2时还未散席。这时,雷声隆隆,电光闪闪,一眨间,暴雨洗尘。这时,外面跑进一个奴仆,慌忙报信道:“怪事怪事,‘孙汇桥’又变成了‘金汇桥’。”孙守财急忙跑到河边看个究竟,果然,“金汇桥”三个字清清楚楚。这时,他蓦地想起石匠的话:“难道这正是天意?”二腿一软,瘫倒在河边。派人找赵金堂,有人告知,赵石匠又远出造桥去了。

    金刚生和姓金的穷兄弟们,自然乐得手舞足蹈。傍晚金刚生回到家,见桌上放着一只木箱,打开一看,他惊呆,里面全是金元宝,上面有张纸条:“刚生老弟,这是我的工钿,请分发给弟兄们。内中奥妙,暂不泄漏。赵某。”

    后来,人们才知道,赵金堂真是名不虚传的巧石匠,原来那个‘孙’字是用豆腐做成的,经雨一冲,“孙”字付之东流,“金”字重露头面。

    从此以后,孙家再也不敢提改桥名的事了。(流传地区:金汇)



版权所有 上海奉贤旅游网
网站联系-fxly@fengxian.gov.cn
沪ICP备
11038883号